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溯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随笔

2009-11-16 11:44:5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刘溯
A-A+

  英雄主义情节儿时就有,大英雄主义者,在苦难和挫折面前也总是骄傲的用微笑来酣畅理想。我喜欢项羽、三国中的刘备、曹操,也喜欢乐观的毛泽东。这种英雄主义情节在和平年代,我作为艺术家,在画面里创造一种和谐和完美,这种完美更多的是东方血液的情感和张力。这种韧性伴我走过二十余年的风雨之路。虽然没有名扬天下,资财滚滚,我现在还在画心里的那点“痒痒肉。”古人说,不能以成败论英雄,我更看重每天的“阳光灿烂。”
  《艺术品》随感
  一份感动后留下来的记忆。
  一次因落泪写出来的疯狂。
  一次冲动塑造出来的偶像。
  一份祝福吟唱出来的温柔。
  在大千世界生活的人,不知不觉的都在创造自己的艺术品。灿烂多彩或单调灰色的人生。像画家一样圈圈点点,一笔笔的粉饰着一张多变的脸。其实每个人本身就是艺术品,艺术的让心震撼,雕琢的让人恶心,涂抹的使人费解。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嚓嚓……
  《觉悟》随笔
  一个很革命的词,过去曾多么时尚的字眼,现很少被人谈起。在中国当代一些人是被认为极左的象征。我好想把这古董从新梳理一番。
  做一个画家谈论其意义好像有点不务正业,没事儿瞎写字,真有点儿,因为心里很烦,大家好像每天都在变,而我除了年龄在飞奔,好像每天没有什么大跃进,平凡的让人发慌。儿时的理想还在继续,梦里的理想主义,浪漫主义,每当你清醒面对大世界,超现实主义的“沙尘暴”让你睁不开眼,迈不开步。当哩咯当。
  社会上好多艺人和经济接轨并线,成功人士大有人在,而我面了点儿,谈到自己作品的价格,总是有点儿那个,是不自信。我真不明白,在生活中我算是能说会道,可就是在艺术市场拉不开栓。真想像八路军见到日本鬼子麻利儿的拉大栓,好爽!这几年倒也觉得爽两把,但心里总觉得爽的不痛快,不舒服。朋友们说,画儿卖了钱,还不高兴‘有病。
  二十年来,我一直很平静的教书,画画。朋友也不算少,但总有点儿局外人的感觉,正如鲁迅所说“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养人啊!我没有高调十足的推广自己的经历,更没有一语惊四座,喜欢画美女就去画,古典也好,前卫也罢,像谁不像谁都不去管。前些日子我感觉到了,这才是人的自然空间生活。这种生活虽然不宏光,却风雅,一介书生的我能从容的做我想做的事儿,福气。我扶手感谢上苍给了我一切。痛苦也好,还有更多的是快乐。
  《美人依旧》
  对“美”的认知,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是有微距的。“典雅、飘逸”是美,“古朴、凝重”也是美。
  艺术中的美是超越时空的,就像一颗颗光彩的宝珠。年代久了,连接的线断了,散落到泥土之中。当你回眸的刹那,不因光阴流逝而退色。时尚的轮回是在不轻易之中,“美”就在那个不轻易等待你,眼前一亮的过程。
 《中国新娘》
  婚姻是女人人生一个最重要的阶段,是生理转化物理的反映过程。是生命延续的中级班,是幸福的围城。
  中国新娘历来以善良,美丽,温柔,贤惠,而著称于世。加之点典雅,聪慧,可称之为上品,(用词不当)
  在这幅画里,我力求勾画我理想中的新娘,用热烈而有喜庆的红色,加之凝重的黑色为主色调来衬托,那张可爱的小脸和对未来憧憬的明眸。她虽不锐利,却能穿透你颤动的心扉。醉了……
  《北京姑娘》
  姑娘对每位的男士来说,想到最多的是清纯,芬芳,俊美几个词。这些词更多是概念上的,在生活中还有性格上的特征,活泼,清雅,我更喜欢后者。在我的画中,或多或少,选择我心中的那片“自留地。”耕耘起来更加精心自如。
  《红舞裙》
  当一个舞者,舞之兴时,观者能感受到的肢体的伸展与旋转,像流动的水,像无声的歌,像黑夜中的月。像火样的红色,能燃气你心里的那份压抑下的冲动,在迷雾中的你,看不见对岸的她,但火的温度在升高,绕的你不能自抑。我想要这个美丽世界,最后,她真的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这也是我至今为止,唯一画我妻子的一幅画。
  《孔雀》
  这副画从艺术层面看,是一副较完善的作品,绘画不光是艺术的探索,技术的表现与制作同样重要。就像一位歌者,不论是对音乐的理解多么独特,但嗓音技术处理不佳,很难达到艺术的震撼。绘画作品道理是相同的,在人物的描绘中,我用比较薄的方法,去刻画精细。在背景我做了粗糙的厚底子,来衬托皮肤的光润,视觉形成了强烈对比,色彩形成了单一的“宗教”般的暖调。、
  《天妍》
  我是一个六十年代出生的画家,有那个年代特有的气质,在我的作品里,多以唯美写实的形式出现。这和我在大学所受的教育,及现代高校从事教学是分不开的。天妍是04年创作的作品,在这幅作品里,我打破了自己习惯的表现手法,把人体的细腻和背景的豪放笔触统一到画面中,像月光下的仙女,又好像世界以外的天籁之声。画笔,色彩,线条是我理想热之历来塑造人世间,最美好的心境。我想艺术的价值也就在于此。
  《紫蔷薇》
  紫色是典雅的象征,在色彩学里更多的代表悲剧性和忧郁,紫蔷薇且是生命力的化身。是红色只有在月光下才会变为紫色。在月光下的紫,沁人肺腑,就像六月夜里盛开的夏荷,它不光鲜,却洁净,就像那发黄的古书。观者悦后带来的是满眼芬芳。
  这幅画里的女子,没有正式画外,而是凝神看书,世界在这时间里,好像再也听不到那杂乱、浮躁、贪欲的脚步。我喜欢独自享受这人世的过程,不为黄金屋而思,不为颜如玉而淫。
  《草书空间》
  “以书明智,以画表心”乃中国传统文人的座右铭,也是存在形式的立牌之本。我喜欢怀素的“自序贴,”的书法,它流畅、洒脱、大气,它流动着的不是笔墨而是激情和才气。观者看后是精神境界的超级愉悦和享受。我在这幅画里,力图用人体符号来传达我的敬意。
  《江南月》
  江南美、江南秀、江南风韵名扬天下。
  我曾五次去江南,去收集那里的神彩,感受那里的俊雅,那没有荒漠那么宽大,也没有崎山的雄伟,有的是小桥流水,绵绵的琴声,清淡的怪味美食,飘逸象风一样的温柔。明月当空喝两口黄酒,听吧,看吧,想吧,晕菜了。时尚在这古风遗韵的屋里变的那么肤浅,悠扬的笛声里变成了淡淡的轻气,天地仿佛融化在这眉指之间。
  这副作品承载的不是绘画本身的技术范畴而是表达江南在我心里留下的印记,古老的白墙黑瓦,静静的水面,嗲嗲的方言,明月般秀丽的姑娘,这就是“画。”
  《仙女中的玫瑰》之一
  仙女是美的代名词
  玫瑰是爱的别称
  仙女加玫瑰是最好的题材,仙女不言而喻,玫瑰可比美女,美女不一定是爱的化身,艺术家的笔下的美女是精神产物也是物质作品。
  仙女中的玫瑰,是我05年创作的一副人体画,主题是一位站立的裸女,背景是吴道子所绘“八十七神仙卷”的一个局部。这样说太死板了,像征婚广告。
  “文化”这样的大词儿在现今社会用之广、之滥前所未有,飘逸、意境被世人,认为“酸。”我不是山西人,但我喜欢这味儿。“酸”也被认为“不入俗”、“不现实”。如果艺术作品没有点特殊味儿,它所承载的文化价值,就打折处理吧。如果我想在脸上贴点金的话,就是骨子里有点儿酸文人气。画这幅画时,我想表现动与静的冲突,及戏剧性,古代文化与现代审美的对话。(用词大了点)
  这副作品我很在意构图的不对称性,对人体的动态及光线、皮肤、都刻意和描绘。对意境的把握,是情有独钟。我爱美女,艺术家和色鬼对美女的理解是不同的认知方式。《仙女中的玫瑰》人体系列中,我个人认为之一是一副佳作。
  《仙女中的玫瑰》之二
  含蓄是东方女性别与西方丽人的独有气质,人体的形态,虽不如西方丰足、立体。写意化的玉体,在我看来更见风致。就好像朱自清先生写的《荷塘月色》,虽不热血沸腾,波澜壮阔,它“含蓄”、“芬芳”。(模特来源于一位大学生)
  《春之声》
  《春之声》是我近年的作品,在这幅画作里,画面端坐一位俊美的姑娘,她明亮的眼睛充满活力,一根根浓密的秀发是健康的符号。我把生活中的美拉近画里,并未将模特处理成理想的标准,而是精心安排,着意推敲。用细腻自然的笔触,讴歌青春,吟唱生命的价值,在这幅作品中,墨荷为背景来衬托主体人物,使人物更加鲜亮、清纯、动人。用艺术的语言方式诉说着青春的美好。
  随笔
  生命就像一串无形的项链,锁住人生的精彩,锁住儿女情长,锁住你无休止的追求。却锁不住你的梦想,也锁不住你的精神……
  艺术是不现实的梦想,看不到的精神,它能触到你的灵魂,享受世俗意外的美味。只要你能感受它,它无处不在,自然是艺术,艺术家创作的作品是艺术。人生就是艺术最好的教科书和灵性之素材。
  我喜欢鲜活的艺术,我愿做一个艺术的寻梦人和创造者。
  虚与实  随笔
  “虚”“实”在画画中常用的名词,是指画的强与弱的对比程度,由其运用在写实绘画的领域中。
  在这我所谈的是艺术“虚”与“实”,市场的“虚”与“实”,艺术在社会发展中是务虚,虚的不现实。虚的只有自己,这才是艺术的实,实的让人感动,这样的实才真心有其价值,市场经济下的画家们也在追求“实”与“虚”,卖到了钱是“实”,卖不出钱则是“虚”。如果只是为了市场指数彪升,去作艺术,这样“实”则是“虚”。
  艺术家在创作时加进了辅料,作品则不结实,杂交虽然产量高,但品质永远不如小站稻好吃,粗粮细作可成贡品,艺术中的精品是不能加三绿青氨的,害人、害己。
  心  随笔
  什么样的心态起步你的人生,结果已经定来了。
  一棵善良的心你会得到安和
  一棵贪欲的心你会得到毁灭
  一棵罪恶的心你会得到鞭打
  一棵真诚的心你会得到升华
  心心相印
  心和心的碰撞能产生火花
  心和心的融合能产生力量
  心和心的隔合能产生仇恨
  心和心的变异会产生葛屁朝良
  《天边的彩云》
  天边的彩云是渴望而不可及的,当彩云映到你的身上时,那是幸福和光环,虽然还有不尽人意的寒气,它却是人生中的真实。我在狭小的篼室中,每天平仰窗外的天际,那片彩云启程了吗?阿嚏,哈哈,天真的要亮了。
  《红河》
  有人说:“爱情是不能长久的,而婚姻可以久长.。”守好这个感情的天枰,这是哲学。生活中的哲学乃道德与情操。
  爱情就想这红色的绣球,每个布褶都紧紧的系在球的中心,而婚姻则像长长的河流,有平和的缓流,也有起伏的浪花,更有交织在一起的对冲或互补,这就是人的生活关系。红色是幸福的开始,我真心祝愿世间的同类们沉潜往复,从容含玩,乐在其中!
  《融》(平台顺夫妇像)
  平先生是我事业上的合作伙伴朋友又是朋友,两年来的合作很是融洽。我们在一起谈古道今,感享艺术,平先生做事严谨,为人平和,真诚且谦逊。他夫人是一个非常率真,果断的直性子,每次与其夫妇相聚,我们的身重都要曾到一二三。
  平先生邀我为其造像,我应后并没有急于创作,当我认为真正认识了他们才可能有其感而发。画人物画就像是作传,不但要面相其本人更要对人物的性格特征有其准确把握。(当然作画二十余载技术上不是问题)我和平先生有个共同喜好,就是唐朝书法家怀素的字,好。就用这个做引子。起名为《融》。在一起生活多年的夫妻相融一默是种境界。古今文化的链接更是意境深远。在温暖的烛光下,佳丽的闲情逸致可为作品,可为佳话,这正式这幅画的主题。
  在创作过程种,他们的谈笑风生,眉宇之间一直在我脑海是浮想,我用我的画笔和真诚与之神往。这里还有我用色彩涂抹的一份祝福。
  《道》2009.10
  狗有狗“道”,人有人“道”。
  我理解“道”是感悟后的精神层面的一种行为模式。得“道”者“合”也。修“道”者“从”也。失“道”者“狂”也。道可道,就像窗户纸“太厚”了。用足力气就是进不去,急死你而后生。
  悟出“道”的人那是造化,师法“道”的人是情趣,世间的生灵都在悟“道”。“道”通了,那是平静的谁,雄伟的山,流动的清风和氧气。
  泥土在罗丹手里是“道”,齐白石的笔墨在画里也是“道”。《金瓶梅》的文字没准是一个有生理障碍者所为,也够有“道“的,写到这儿,歪了。
  从小到大上学不少,读书不却不多。羡慕那些下笔文字飞舞,文章嘎嘎的通古说今的读书人。老天爷给我教书的机会,又给了我一个授艺的职业。想写点感受,总是三言两语就是没词,授业、作艺、这就是命吧。道兴如何,悟吧,有没词了。
  夕阳红             2009-10-31     
  当我老了的那一天,我将用一双纯真的眼睛看这多彩的世界,用智慧的双手书写时光。用年轻的心感受人生,用快乐装饰我的空间。
  当我老了的那一天,我会用微笑的脸面对路人,用包容的感慨回想过去的时光,用身体体慰爱的给予。
  当我老了的那一天,世界还是那么年轻。
  当我老了的那一天,世界不再轮回。
  当我老了的那一天,精神和追求还在路上。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溯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